高通财报电话会议实录: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对于我们而言已非常不错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1-31 14:25

腾讯科技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称,美国芯片巨头高通日前发布截至2018年12月30日的2019财年第一财季财报。财报显示,高通第一财季营收为48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60亿美元下滑20%。净利润为11亿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60亿美元。

财报发布后,高通多位高管出席电话会议、解读财报,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Raymond James分析师克里斯·卡索(Chris Caso):

就“移动调制解调器”(Mobile Station Modem,以下简称“MSM”)业务和你们提供的业绩指引而言,12月份的这一业绩数字看起来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约20%,三月份预计还将下降15%。考虑到这其中将包含相当大的设计亏损,你认为持续经营的业务与上年同期相比会有什么样的特点,这是否会成为潜在业务的更好指标?

高通CFO乔治·戴维斯(George Davis):

你说得对,今年第一季度的实际差异是由苹果公司的基带业务份额变化驱动的。事实上,我们的产品在其他所有领域中都拥有极佳的地位。如果说我们在业绩指引中看到了任何弱点,那也是较低端的市场领域出现的,这部分变动也是季节性的。

高通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

我补充一点,正如乔治所言,我们在低端手机上看到了这一情况,但我们也继续看到有利的产品组合向更高功能的智能手机方向前进。我们认为这一趋势将十分重要,因为我们将在2019下半年和2020年看到市场推出5G技术。

Canaccord Genuity LLC分析师麦克·沃克利(Mike Walkley):

你能不能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如何看待MSM业务的收入趋势?显然,在你们发布的业绩中暗示将推出更强大的产品组合,那么你是否可以讨论一下RF配售率以及这对计算MSM的收入会产生什么影响?或者说,伴随着未来几年内5G技术的腾飞,高通的RF业务未来可以增长多少?

高通CFO乔治·戴维斯:

我们所看到的是,即使在市场疲软的情况下,我们的高端设备销售仍然强劲,而且每年和每个季度都在增长,这可以说是新产品实力的最佳证明。我们还看到,高通在中高端领域的整体实力持续增强。因此,即便在通常非常具有季节性挑战的第二季度,我们的MSM营收也将相当健康。

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

麦克,我来补充一些关于RF前端业务的问题。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我们的RF前端业务没有受到苹果的影响,随着我们进入2019年,这一业务将继续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但最重要的还是这种向高端设备转移的趋势,特别是随着向5G网络的过渡,我们最近推出的855或x50调制解调器产品就充分考虑到了这一点。

BMO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Tim Wong:

我想问两个关于中国的问题。首先,关于芯片业务,宏观和具有挑战性的终端市场会改变你对市场的看法吗?我们相信高通会在低端市场遭遇更多的挑战,这是否意味着你们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将面临损失?

另一方面,我们刚刚获得中国QTL(技术许可业务)的最新消息。很明显,华为的交易还在等待中(该公司与华为就专利和授权问题达成了临时协议,华为每季度支付1.5亿美元),但是你能不能谈一谈合规性,以及这类许可交易是如何与中国OEM厂商展开的?

高通CFO乔治·戴维斯:

我们看到了在一些低端设备领域的竞争压力。比如我们在第二季度看到,有些是基于股票票面金额的损失,有些则是市场规模缩水,通常会是季节性回调导致的损失。我认为,尽管2018年的实际表现同我们在这一市场的需求预期相比有所出入,但中国市场的表现对于高通而言已经非常不错。

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

我补充一点,正如乔治所言,在低端芯片业务上,我们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压力以及一些季节性的影响。但其中最大的变动还是产品发布的季节性,我们的许多客户会在下一季度推出产品,这就是典型的季节性。我们在整体中国市场上看到了一个不错的故事发展方向,最重要的是这一市场正向高端设备靠拢。

高通技术授权副总裁亚历克斯·罗杰斯(Alex Rogers):

我是亚历克斯,来谈谈技术授权部门的问题。我们在中国市场的技术授权业务一向很好。根据我们最新的5G FTC许可计划,现在有超过35家许可证持有者签署了新的协议或修正协议,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中国市场的原始设备制造商。因此,许可计划在中国市场的效果很好,在合规性方面也是如此。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分析师斯塔西·拉斯贡(Stacy Rasgon):

大家好。感谢能够回答我的问题。我想问一下你们关于对市场前景的修正情况。我认为,你们把全球单位下调至当前所处范围的下限。不包括与华为的和解协议,目前高通的技术授权营收预计在9亿美元左右。这比之前预测的10亿到11亿美元低了不止10%。考虑到营收的下跌幅度超出单位修正,因此我是否该认为你所坚称的所谓市场疲软是否在暗示移动设备平均销售价格会下跌很多。我想知道我们该如何看待平均销售价格的趋势,以及这对高通的技术授权营收有何影响。

高通CFO乔治·戴维斯:

好的。实际上,你所看到的是从报告单位的变化中得到的调整,这与我们现在用来修正预期的数字相一致。我还想说的是,你可以看到我们观点中的一些动态变化,这些变化和特定季度中那些没有支付许可和授权费用的原始设备制造商所反映的情况有关。因此当你看到与华为和解所带来的营收时,我们所看到的是第二季度总体市场状况会恶化。因此,我们看到的是技术授权业务的潜在收益略有改善。这真的反映了市场错综复杂的事实。

斯塔西·拉斯贡(Stacy Rasgon):

你看到的是改善。但我的意思是,去年第二季度加上华为的授权费用营收是9.65亿,而这一次是9亿,它下调得很体面,不是吗?

高通CFO乔治·戴维斯:

你所说的是第二季度两个相同因素的比较。

斯塔西·拉斯贡:

是。

高通CFO乔治·戴维斯:

好。我再说一遍,如果我做比较,我会说,我们谈到中国市场季度需求非常低,市场基本上是适度下跌。而且我认为这是最大的因素,我们确实看到营收预期有所下降,但没有像你预期的那么多。因此这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去年第三季度就是如此。

Cowen分析师马特·拉姆齐(Matt Ramsay):

感谢大家。下午好。我有几个问题。第一个是接着斯塔西的问题提问。我想我们看到的很多全球数据与高通的技术授权营收并无关系,但智能手机市场之外的全球市场也并不是很好。我想请克里斯蒂亚诺谈谈第二季度的增长,这可能会有所帮助。但整个行业增长5%似乎有点过了。也许这要归因于汽车和其他领域的增长。因此,也许你可以和我们谈谈你在市场上看到的哪些因素会推动智能手机市场的增长?

其次,很多投资者问我技术授权业务的额外突破,乔治有没有想法去反映一些邻接业务的营收,而不是只有一条线。任何有帮助的想法都可以。谢谢。

高通CFO乔治·戴维斯:好的。我是乔治。我会对设备市场预期稍作解释。需要说明的是,5%的增长也包括非手机设备,而且是同比增长。我们仍然看到我们的预测变为现实,我们看到持续疲软,我们预计发达市场的手机需求将下降。当人们开始考虑进入市场的5G设备时,我们认为这是替代率的问题。而我们看到新兴市场在19年会出现较为温和的增长,但总体上整个手机市场的增长只有1%。

高通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

我是克里斯蒂亚诺。我想加一个重要的数据点。虽然整体的市场动态就是这样,但芯片业务并非如此。我们的中国业务在加速,我们的许多客户在进行全球扩张,我们已经看到我们的客户在英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和法国开启业务。这是芯片业务的一个好趋势。谢谢。

高通CFO乔治·戴维斯:

我们进入分析师会议时,我们期待对相邻议题进行更有力的讨论,我们认为这才是这一会议的合适环境。

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分析师詹姆斯·福赛特(JamesFucette):

好的。非常感谢。我想回过头来谈谈史蒂夫在断言高通IP产品组合时对技术授权所做的一些评论。你在那里谈到了中国市场的诉讼。你能不能向我们介绍一下,你对于为中国原始设备制造商在非必要知识产权上实施知识产权许可做何感想?苹果公司的情况对此有什么影响?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我猜这和华为以及其正进行的临时付款相关。此外,你能否给我们一个预期,高通可能会根据之前的许可协议做什么?非常感谢。

高通执行副总裁唐纳德·罗森伯格(Don Rosenberg):

詹姆斯。我是罗森伯格。我先说,亚历克斯也许想插话。恕我直言关于非必要专利以及必要专利的范畴常常会在讨论中迷失方向。你可能知道,事实上高通大约13万项专利中的大部分是非必要专利。此外,我们在世界各地对苹果提起的所有诉讼所涉及的都是非必要专利。正如史蒂夫所指出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非常成功,我们几乎每个月都会在一些案例中获胜。无论是在德国、中国、美国,还是在ITC和地区法院,无论是听证会还是最终裁决,这对高通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因此,我们的整体投资组合的价值是非常高的。当然,当我们查看我们的许可计划时,我们会不断地思考这个问题。我认为人们常常忽略的一点是,我们大约在三十年前就开始了这个许可计划,当时我们的产品组合中没有标准的必要专利,因为我们甚至不在标准中。我们将继续以与标准必要专利和标准非必要专利相同的条款对该产品组合进行授权,而史蒂夫所谈到的数字正是这些产品组合中的=标准必要专利和非必要专利增长的必然结果。

高通技术授权副总裁亚历克斯·罗杰斯(Alex Rogers):

我是亚历克斯。詹姆斯,让我来回答一下你问题的第一部分。我认为罗森伯格是正确的,我们已经证明我们在非必要专利中的重要价值。但我认为,你应该转过身,看看我们在过去四年左右所做的事情。我们确实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工作,建立了一个仅限必要专利的唯一投资组合许可计划。但是,尽管我们签下了大量仅限必要专利的被许可人,但我们仍然有一个非常漂亮的数字,那就是很多许可证持有人选择保持投资组合范围广泛的协议。因此,在整个许可计划中,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合。因此,我认为整个项目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在苹果的诉讼中,我们有几个问题要处理。但现在,我认为重点是成功打造5G计划,这是我们在过去12个月中所做的。

就华为的临时协议而言,这是一份不可退还的最低限度协议。我们到此为止。

德意志银行(DeutscheBank)分析师罗斯·西摩(RossSeymore):

大家好。谢谢让我有机会提问。我想回到技术授权方面,这是一个由两部分组成的问题。首先,上个季度当你做出预期的时候,你不仅提到了与苹果公司的明显问题,而且还提到了中国市场库存下降。所以我想问问你曾经在一季度提到的MSM业务问题有何改观?开始出现需求或者说继续存在库存下降?如果是的话,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多长时间?

然后,是每个MSM业务的收入公式。显然,在第二财季预期中出现了一个大问题。今年剩下的时间里,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一点呢?谢谢。

高通CFO乔治·戴维斯:

罗斯你好。我是乔治。再一次,我想我们肯定已经看到中国市场的销售流通量领先于出货量。因此,库存会继续下降,不管它是否反映了新的常态,但这肯定是我们必须看到的,但这肯定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同样,压倒性的同比效应只与一个客户有关。

我认为每个MSM业务的收入会随着5G技术和额外高端设备的增加而提高。我们还没有预测出来,但我们认为这肯定会是积极因素,随着我们在2021年加速5G的发展,这将是一股推动力量。

瑞银分析师Timothy Arcuri:

在过去几周的庭审中,有很多证据表明苹果想买你们的调制解调器,但你们不愿意卖给他们。这说的是已经推出的手机。但现在,英特尔正在开发XMM 8160调制解调器,并将在今年下半年上市。虽然跟你们的产品相比会有一些性能差异,但它毕竟是一款5G调制解调器。那么,你们有能力让苹果回到谈判桌前吗?你们的性能优势足够大吗?然后,他们愿意与你们和解的最后期限是什么时候,能让你们的调制解调器在明年秋天装进新款iPhone吗?

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

我想说的是,相对于竞争对手,我们对我们的产品路线图感到非常满意。这并不意味着没有竞争对手,但我们感觉我们在各方面都有非常强大的地位,比如说功能集,功率大小。我们对此感觉非常强烈。说到一个人需要在何时做出决定,我觉得这很难回答,通常情况下,如果你不想影响明年的产品,那么你就需要在今年第一季度作出决定。这是我的看法,但我不能代表其他人说话。一些OEM厂商,尤其是亚洲OEM厂商,行动会更快一些,但这只是我对(和解)时间的总体感觉。

巴克莱分析师Blayne Curtis:

说到5G领域,你们提到你们早期在很多方面领先。那么能否请你谈谈明年的市场情况,谈谈明年5G在手机应用方面的多样性?

高通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

我们喜欢5G的一点是,它不是一个静止的目标,而是一个移动的目标。5G功能有多个变体。随着大部分发达经济体在2019年下半年推出5G,我们将看到很多设备持续进入市场。所以,我们对2020财年、对我们5G业务的发展非常乐观。

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

我还要补充的一点就是,5G有许多不同的模式变化。对此你可以看看5G网络的运作方式,未来24个月你需要处理的频带数量。所以我认为,如果你没有在一开始就参与5G开发,未来你会很难。这就是有先发优势的好处,也是我们确保我们在一开始就在5G领域领先的原因之一。我们应该承认的另一个方面是,在5G早期会有许多问题,比如由于视频的复杂性,5G芯片较大,进而会影响手机尺寸。

我们从早期迹象中看到的情况并不值得担心。所以,我认为这将是这个行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我要确保人们记住5G对运营商的经济性。他们确实有动力推动5G部署。

Evercore分析师C.J. Muse:

你们在电话会议的开场声明中提到,非手机设备将推动2019设备总出货量总体增长5%。能否分享一下,其隐含的非手机设备出货量增长来自那里,以及它对MSM芯片平均售价(ASP)的影响?

高通CFO乔治·戴维斯:

这没有什么反常的。要实现设备总出货量增长5%,非手机设备出货量必须增长27%左右。这些非手机设备很大程度上是物联网推动的。显然,从汽车到计算,许多领域都在增长,但物联网是最大的推动力。在我们的业务中,我们也确实看到工业物联网在强劲增长。

麦格里证券分析师Srini Pajjuri:

我想谈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诉讼的问题。史蒂夫(莫伦科夫)谈到你们仍在和FTC谈判。鉴于案件已经完成结案陈词,你认为你们还有足够的时间达成和解吗?然后,假设判决对你们不利,你们有什么选择?你们的商业模式会发生改变吗?你们是否将上诉,或者探索其他选项?

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

我先回答第一部分,然后请罗森博格回答第二部分。关于与FTC的和解谈判,你们可以想象,我们已经与他们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谈判。我们将继续保持联系。如果我们认为能找到一个解决方案,我们就会采取这个办法,尝试消除风险。在庭审的最后,法官给出了一些提示,来说明她什么时候会做出裁决。关于是否还有时间与FTC达成和解,我只能告诉你这些。

高通执行副总裁唐纳德·罗森伯格(Don Rosenberg):

关于法官最后的评论,她并没有说她什么时候会做出裁决,但她在前几次听证会上表示,这是一个复杂的案件,她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案例,所以我们显然不会在案件仍在审理时评论或预测结果。但我只能告诉你,我们认为政府未能证明我们的观点是错误的。他们仍然缺乏一些证据。我们认为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令人信服的证据来支持它。事实上,我认为我们在行业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这些人——你们这些电话里的人知道,这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我们多年来通过我们的专利授权项目促进了这个行业的发展。因此,我们希望能够胜诉。这就是我们所关注的,我们不会谈论可能性,直到最终的结果出现。(腾讯科技编译/汤姆、皎晗、昔夏)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