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橄不同】#2——我叫Tiger,在我铁血的橄榄球世界里,还有爱情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12 18:21

我叫于骏器,英文名Tiger

做健康险数据服务公司的商务拓展

最爱的球队是

阿拉巴马大学的Crimson Tide

还有新英格兰爱国者和休斯敦德州人

最喜欢的球星特伦特-理查德森

以及JJ瓦特和罗伯-格隆考斯基

  2009年,我前往美国橄榄球名校——阿拉巴马大学开始留学之旅。

  在那里的4年多,我被美国大学橄榄球的文化和氛围深深所感染和震撼。从那时起,我会在赛季的比赛日和朋友一起看球、聊球——橄榄球的种子开始在我身上发芽。

  2014年,我本科毕业后考入位于体育发达城市波士顿的东北大学,在那里感受到了当地球迷对NFL的狂热。

  研究生期间,与几位国人同学一起组建了全华人腰旗橄榄球队,并参加学校的校内联赛,那是我第一次上场打橄榄球。

  2016年毕业回国来到上海工作,加入了上海勇士橄榄球队,开始进阶到业余全装备训练和备战。

  国内业余联赛的训练和比赛并不算太难,难的是牺牲仅有的业余时间和考验持续进步的决心。

  起初在阿拉巴马的时候是出于社交目的,和一帮朋友聚在一起看大学橄榄球。

  但逐渐跟朋友交流、询问规则之后,我愈发地喜欢上了这项运动。狂放的动作、缜密的战术、起球线上的心理博弈、铁血一般的执行力——我对这项运动产生了热爱。

  2017年开始随勇士队每周训练。当时对于橄榄球还停留在电视上能基本看懂的级别,再加上身体状况差,开始训练的时候十分晦涩艰难,好在勇士的队友们都很愿意帮助。

  不幸的是,在赛季开始前的一次训练中,我遭受了严重伤病——胫骨平台塌陷性骨折。医生告诉我,就算你积极治疗、愈后良好,也不能参加对抗性运动了,平时游游泳就好了。

  骨折后我选择了保守治疗。在拆除石膏后,为了能重回球场,我开始自己查阅康复资料,在工作之余挤出时间努力训练康复。

  康复阶段的小半年里,除了强化患腿的肌肉之外,还减脂近20kg。支撑我的信念,就是“我要回到球场打球”!

  身体和运动表现上的提升给了我足够的信心,在18年春季又回到了上海勇士的赛季前训练中。

  然而在第二场对阵上海夜鹰的季前赛中,我再次不幸受伤肘关节尺侧副韧带撕裂。接诊的医生再次给我下了“死刑”——“就算养好了,以后也不要想着去打球了”。

  当时我心灰意冷,感觉是老天在戏弄一个热爱橄榄球的孩子,但我还是觉得不能就这样低头认命,于是辗转找到了一位专业的留美回国的康复治疗师

  她给予了我恢复的希望,并耐心专业地指导着我一步步康复,现在,她成为了我的女朋友!

  而我,在肘部恢复后,从骨科医生下的“死刑”中逃出,参与了本赛季的揭幕战,并和勇士的队友们一起贡献了一场惊天逆转,还幸运地成为了当场勇士队防守组的擒抱王。

  希望今年能和勇士们一起拿下国内第一个蝉联冠军!

  与橄榄球相关的难忘瞬间有好多:阿拉巴马夺冠,爱国者夺冠,勇士18年夺冠,以及刚过去的对战泰坦的大逆转等等。

  其中最难忘的是17-18赛季AFLC决赛上海勇士夺冠,因为我没有完全伤愈所以没有参赛,但是我在看台上为球队呐喊了一整场,最后球队举起冠军奖杯的一瞬间,我发自内心的感到自豪,这是橄榄球为我带来的一份归属感。

  橄榄球对我最大的改变在于人生哲学,是面对不可预知的打击时永不低头的信仰,是经历挫折后不断向上进步的坚持。

  有的人来体验橄榄球是喜欢剧烈的撞击和对抗,而我想引用电影《洛奇》里的一段话:“It ain't about how hard you hit. It's about how hard you can get hit and keep moving forward; how much you can take and keep moving forward. ”

  最大的心愿,其实是希望国内所有爱好橄榄球或是爱好体育运动的朋友们,能够更积极地去了解和接纳康复医学。

  我见过太多人因为受伤消失在球场,也听过太多人被医生下了对抗性运动的“死刑”。但其实多数情况在康复医学中,是可以通过科学的训练和物理治理来提升功能,并重返赛场的。

  希望每个橄榄球爱好者都不受伤,如果受伤,希望都能得到最科学的治疗!

感谢在阿拉巴马陪我看球的朋友们

Roll Tide!

感谢东北大学

Kong Fu Panda腰旗队的兄弟们!

感谢上海勇士队的所有队友!

如果你在上海,想玩橄榄球,

请加入上海勇士!

感谢我的女友兼PT张鑫,

在最艰难的时刻给了我信心并督促我训练,

现在还自愿成为了勇士队的队医。

感谢父母和我身边的所有人,

理解并支持我热爱橄榄球这项运动。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